谈谈我认识的优秀的人和有趣的灵魂

这两年关注的事情不太聚焦(坦率讲,应该是非常发散😂),因此有意无意地接触了非常多的人。对于我这种不太擅长社交的人来说,最开始干这种事的时候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并且喜欢用「无意义社交就是浪费时间」来宽慰自己。必须承认,这种有点混圈子嫌疑的社交的确利弊参半,但是,如果你要问对这些「弊端」是否后悔,我的回答一定是否定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认识了一众优秀的人,和一众有趣的灵魂。

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误解,下面提到的人我都尽量模糊化处理。人物的顺序按照我的思路出现,比较随机,不分先后。

我眼中的“华阳乔布斯”

任何时候,评论前东家老板其实都是挺忌讳的事情。一方面,可能这个员工当初离开的时候受了小委屈;另一方面这个老板可能已经在公司制度层面要求将这些离职员工纳入招聘黑名单了。如果你在成都某游戏公司工作过,你大概率可以一次把这两条一次集齐。

但是,请别误会我。虽然一个公司的文化必然受创始人的价值观影响,但是如果你能够跳出当时的那种雇佣关系,毫无分别心的看这个人的过往和经历,往往能够对他有不一样的认识和看法。显然,前老板“华阳乔布斯”(后简称乔)是让我意识到这一点的人。

乔因为极度推崇、学习和实践苹果乔布斯而得名。举几个例子:乔如果看到某个邮件存在问题,他会在全体邮件、公司大群中直接怼人,并在末尾附上一句「建议辞退该员工」;乔如果对项目不满意,他会直接过来跟执行人直接对骂,甚至……干架;要进入 t 公司也不容易,首先要测智商,“低能儿”不要,通过所有面试以后,还有一场面向公司高管的入职演讲,这可不是做样子,是真正的大概率刷人的;离开 t 公司,会上公司招聘黑名单……

我以前对乔的这些做法挺困惑的,还在 t 公司那会儿,一次跟领导聊道,乔这样行事,是不是你们这群高管惯出来的巨婴?领导稍微迟疑了一会儿,说,他虽然年长乔好几岁,但是内心对乔的心怀尊敬的,然后他谈了公司当初是如何在乔的带领下成长和如何克服困难的。我当时没有接话,陷入了尬聊。如今想来,很多人都会当局者迷,掉入屁股决定脑袋的陷阱,如果当时我对领导的回答是狐疑的,那么,现在想来,我相信其是坦诚的。

2016年以后,手游行业逐渐成为了几个寡头的后花园,手游之都,一夜之间,倒下数百家游戏公司。而 t 公司在乔的带领下却离上市越来越近。当然,去年上市答辩临门一脚的时候遇到了挫折,导致 t 当前还未上市,乔应该还是有失落的。但无论是在 t 公司还是离开,我对乔在大方向上的判断以及具体的执行是认可的。而显然,有时候事情的落地不会让所有人都准备好,更不可能让所有员工都满意。

离职以后,虽然上了“黑名单”,但是一直关注乔的朋友圈。隐私关系,这里就不透露他朋友圈内容了。因为已经没有了分别心,看他的朋友圈反而觉得有了点意思:一个财务自由、公司健康运转(至少看起来是)的CEO,勤奋、聪明、好学,时不时还能分享一些有趣的体验和见闻,脾气可能不算好,但是并不让人生厌。对了,离职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小时,还听了他的《穷查理宝典》读书分享会,印象中,那个分享会还是要买门票才能去听的。

这两年,自己也在认知上不断的刷新和挑战自己。虽然成长背景、认知路径完全不一样,但是在很多关键问题的认知和判断上,跟乔越来越相似。但是,有一点显著不同,乔能够支配的资源远不是我辈可及,因此,很多时候不仅仅是看其人,也在看他所做的事情来验证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什么?你说你想听乔的花边新闻?算了吧,花边只是浪费你我的时间,人都是多元和复杂的,一个人哪有什么绝对的优点和缺点,关注他的特点就行了。

冯医生的氪金手术刀

坦率讲,我与冯医生并不算熟识。唯一的交流渠道截止目前为止也仅限于推特。但是,了解一个人有很多方法:如果是一个上推的人,你看看他过往的文字就可以了。

最开始关注冯医生是因为推友转发了其一例手术的总结。处于刻奇,关注了冯医生,也翻看了他历史 feed. 没看几分钟,我发现我应该找到了中国最有意思的外科医生(之一)。精湛的手术技艺经常被推友调侃为“冯医生到处给人割肾”;会给求助的推友一些中肯的诊疗建议,但是从来不懂装懂;喜欢摄影、电影、爱折腾网络,虽然非相关专业科班出身,但是逻辑和理解力极好,往往能在推友三言两语的线索中自我解决问题;有两个女儿,与我教育的观念非常契合,经常会分享一些非常具体的子女教育的实操和感悟;身在体制内,热爱自己的职业,同时也非常清楚边界和天花板,然后去贵州开了医院……

冯医生在体制内的时候,就是你能想象到的那种韩剧中才有的偶像医生:长得帅、专业能力突出、收入丰厚。前两条不需要解释,对于最后一条,在中国这么提一个医生容易引起误解,我这里稍微解释一下。冯医生能做到这样,并不是靠患者的红包,更不是跟医药代表勾结,而是因为其在行业的影响力和口碑,使得其有工资薪酬之外的收入,最典型的诸如可以在重庆片区可以开飞刀。而这些都是可以见阳光的。

冯医生大概年长我十岁,但是看他的文字,完全没有代沟,对新事物的认知和接受速度有过之无不及。有一段时间,冯医生摆弄医院进口的达芬奇机器人,遇到一个视频录制问题,然后在推特上求助。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自然也就没有给不靠谱的答案,但是我顺着其他人的回答看了一下,冯医生最终用不到1000块采购的设备解决了该问题。要知道,冯医生旁边的医院解决这个问题可是花了20W+! 总听老一辈说知识改变命运,其实更多时候是见识和认知。冯医生只是一个医学博士,但是专业的训练对其影响是深远的,单凡你跟他对过话,你都能深刻感受到其背后的思考以及其透出的磁力,这种磁力有时候吸引到的是你的注意力和思考,有时候是他要寻找问题的答案。

今年年初,冯医生宣布自己辞职,前往贵州创业。我是创过业的人,深刻的明白创业所面临的问题和风险。不要误解我,我说的「深刻明白」并不是简单感慨“创业维艰,且行且珍惜”,而是我相对来说能更大概率判断其创业方向是否靠谱以及创业者不失败的概率。对于冯医生,从其宣布消息开始,我一直都在默默祝福他。并不是那种廉价的客套话。而是每次看他发布关于新医院建设的问题也好、困惑也好、求助也好,都有一众人提供以各种方式提供帮助、建议和支持。在看到冯医生在院长这个方向上迅速成长后,我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在询问能否加入新的医院。最有意思的是,冯医生周末会会重庆,一次请以前医院同事吃饭,结果,几乎整个科室都出来了……有时候,你甚至都没有跟这个人见过面,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就是让你非常确信他要做的事情可以落地达成;有时候,一个人可能并没有强得那么绝对,但是他的见识领先了一步,做事上靠谱、nice,那么他大概率会成为那个被大家自然托起的人。

有时我跟妞儿讲,这个优秀的人其实就在成都旁边的重庆,得空的时候,也许我们可以找他一起吃顿火锅。

英伦归来的处女座赵教授

作为算是在天朝学术圈混迹过的人,对我朝科研的现状(计算机科学方向)是非常失望的。但是,你如果要说这个圈子没有优秀和认真做事的人,我是一百个不同意的。赵教授并不是我的导师,而是我的导师邀来做过一次学术报告的学者。因此,我与赵教授其实只有一面之缘。

那次交流,赵教授先是做了一个云计算相关的学术报告,由于时间比较充裕,后续自由讨论和交流了一些问题。我被赵教授吸引除了其丰硕的研究成果,还有其对时政的敢怒敢言。而这种敢怒敢言并不是浅薄的愤青,而是实际去参政议政。前两年,赵教授拿到了广东省的五一劳动奖章和五四杰出青年,我知道这不是虚妄,而是实至名归。广东省的数字化建设和政务水平能够领先国内其他地区,以赵教授为代表的这一群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赵教授是我认识的时间管理做得最好的人。工作上,其在广东最好的两所高校任职,同时积极参政,还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但是,我发现其实赵教授从来都是举重若轻。什么抱怨、工作家庭矛盾,不存在的,赵教授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而能做到这样,而且在每个方面都游刃有余,除了基本的聪明以外,其实是其经常自嘲的那种处女座疯子版的严格与认真。我没有看到赵教授有过一个完整的周末,也没看到过其晚上不工作。经常看到的是,以小时为单位,在学校、实验室、家、机场、会场、体育馆之间快速的切换。我们经常说,生命的长度是一定的,但是可以选择宽度。我只能说,同学,你还是太年轻了,可能你选择出来的那点宽度比别人的地下室都狭窄。

如果你有机会去广东最好的高校求学,报考的也是计算机方向的专业,并且你看到一个赵姓的教授还有名额,并且认为自己也有变得优秀的潜质的话,毫无保留的推荐你选赵教授。


每当我跟妞儿讲,遇到优秀的人的时候,我内心的喜悦和对对方的喜爱是难以言说的时候,妞儿都会默默的扔下一句“你又没他们优秀”,然后决绝而去😂。要说认识这些自己欣赏的人完全没有功利心,那是不客观的。渐渐地,认识和接触的人多了,放平了心态,毫无分别心的看他们的时候,总能发现这个自己欣赏的群体的一些共性:

  • 独立思考构建的独一无二的认知。这种认知千差万别,你根本不用指望你能遇到一个跟你认知一样的人。识别出你们认知能共振的频段,珍惜交流的机会和质量即可。
  • 清晰的逻辑和极强的理解力。跟行业以及这个人的出生背景没有关系,直观感受就是他能够把他那个领域的问题很快跟你讲明白,同时他也能在很短时间内,提出挑战你自己领域的问题。
  • 严格的逻辑自恰。你也许有很多结论和判断与其是相反的,但是他一定会告诉你得出这个结论的原因和推理依据。
  • 极强的时间观念和严格的时间管理执行。其实生命的长度一样是骗人的,因为单位时间的时间运转效率差异实在是太大了。
  • 演讲力和号召力。不是政客那种带煽动和目的性太强的演讲号召。而是,因为内心有所表达,自然而然的会站到演讲台那个位置。而这种演讲往往其实没有功利心,反而可以被他人托举。
  • 喜欢阅读和写作。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在这群人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我并不反感小资,但要说明的是,小资的阅读和写作是不在这个范畴的。
  • 好奇且富有同情心。对这个世界不敏感的人,难以有发自内心的同情心。

这个世界很大,光鲜的皮囊多,有趣的灵魂少;如果你遇到一个,请感谢时间的邂逅。

–EOF–

版权声明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原始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