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终总结

2018 年终总结

年末被各种事情推着走,总结拖到现在才写,也算是保持了过去一年平均时间管理水平😅。

过去的一年,发生和经历的事情挺多,也逐渐到了很多事情不太适合写出来尴尬年龄。不过,一直在路上,缺少盘点的话,总觉得对自己缺乏那么一点交代。

过去的一年,重新捡回来写作的习惯,同时也开始鼓动身边的人开始写作。毕竟这是当前仅存的几项只有好处,但咸有坏处的活动。过去的一年,每月至少有一篇输出,同时靠写作赚了几杯咖啡钱,也因为写作,连接到了一些素未谋面的有趣灵魂们。其中,收到过一位自己喜欢的“大佬”的打赏。这是一些好的方面。换工作以后,写作的时间和频率被动减少了很多,借口就不提了。但好不容易养成的习惯,是无论如何不能被摧毁的,新的一年希望自己有更多与自己交谈的思考和沉淀。

过去的一年,离开了自己舒适区,换了份工作。其实非常舍不得前东家,我知道作为在职场混迹多年的人,依然说这种话是非常不成熟和忌讳的。但是,离开真的并不是因为它有什么不好,只是因为未来两年,我有自己想成长的方向和天空。开弓没有回头箭,下山的弟子要去爬属于自己的那座山,没来得及好好道别的兄弟们,我们江湖再见。来到新的工作岗位心态非常平和,这也是自己一直以来希望自己面对任何事情的基本心态——在智力、心里、脑力、体力之外,一定不能扭曲的就是心态。新的位置压力不大肯定是骗人的,但是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好这份心态。要不了几年,我依然会从这个山头下山,人说雁过留痕,我希望自己能对得起自己当年的那次下山,当然还有自己的年轮。

过去一年,没有什么像样的出游,如果一定要记录一下的话,那就是在青城山下悠闲的几日,以及带家人去了一趟乐山。这种出游距离和时间,对于成都人来说,也就是一个周末亲自游的水平。但是青城山下,因为放下了所有事情,逛着经不起历史推敲的道观,也算是难得的放空。乐山之行算是特意为家里的四个女人安排的:婆婆,老妈,妞儿还有女儿。乐山我跟老爸都去过很多次了,但是对于前面四位在某些层面来说都是新的:婆婆、女儿从来没有去过乐山;老妈去过乐山,但是没看过大佛;妞儿去过大佛,但是因为四年前自己安排不当,并没有尝到乐山的美食。一天的逛吃下来,在力所能及范围内,用尽了一切便利条件,大小老少都累得够呛。晚饭时候,婆婆说”今天最幸福“,我知道他们那一辈人是很难表达这些感情的,能说出这句话,我真的觉得自己歪打正着的这次安排真的太幸运了。

过去的一年,纸质阅读时间和质量都下降严重。有时候,我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自己被算法推荐的狗粮给喂成了🐷。这是过去一年时间管理出问题的一个侧面,每天警醒自己,但是每天依然岿然不动,也算是极致的讽刺了。新的一年,需要改变。

过去的一年,莫名其妙的看了很多场电影。最推荐的是《我不是药神》,影评层面的就不提了,仅仅是因为这是这几年陪老妈看的第一部电影。希望以后能陪父母看更多的电影。

过去的一年,经济很冷。自己在投资层面稍有盈余,看看身边各种腰斩的兄dei,至少不算太差。被动收入方面,完成了几个流程性的事情,虽然远比自己预想的要慢,但是这个事情本来也就是在认定的方向上去祈求一个时间的礼物,急不得太多,但须一直坚持下去。希望来年,能有一个姑且能称为产品的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吧。

过去的一年,依然没有学会如何哄女儿。跟别人说起来头头是道的 positive 式引导教育,自己实践起来屁用没有。我现在已经接受女儿当前 double two 阶段的这种超乎常人的顽皮,也许她在 third two 的时候,这种顽皮会有所收敛?天知道呢。

过去的一年,送给了妞儿一个大件礼物。其实,她至今没有正式的跟我说声谢谢,但是我能感受到事物本身对她认知的影响。有些事情,不仅是责任,更是义务,其他的并不重要。

过去的一年,没有买到自己心仪已久的大房子,挺遗憾的。希望来年准备好更多子弹,给家人一个更好的居所,也给自己一个更舒适的奋斗窝。

2018年初,我知道会发生很多事情,但是真正做一些事情让预想发生的时候,自己早已没有当时的兴奋,反而会带来一些自己没有考虑到的问题。你说这些重要吗?肯定重要,因为它会影响你的轨迹;但是也没那么重要,毕竟我过去做过如此多最坏的选择,其实也没有太糟糕。新的起点,我想在自己认真的事情上保持认真和专注,在自己没有那么认真的事情上,想清楚,要么认真起来,要么随他而去。2019,心之所向,不过如此。

–EOF–

版权声明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原始链接